量化策略-当时市场上主要资金渠道并不具有深入的量化投资认知-南京新闻频道

  • 时间: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

文諦資產董事長周時和認為,私募規模的變化從本質上說是投資者「用腳投票」的結果。量化格局短期分化源於宏觀環境和策略表現,長期則取決於投研能力的差異。在他看來,獲得廣泛聲譽的量化私募迅速崛起,既可能是策略貼合當前市場行情,也可能是策略本身的盈利能力較強。而「掉隊」的則可能因為,一方面存續時間較長的頭部私募在研究上有強烈的路徑依賴,不容易接受新興事物,難以跟上市場進化節奏;另一方面,有些私募的主打策略有容量限制,達到規模上限后也轉型不夠成功。

面對這幾年量化機構的跌宕起伏,因諾資產創始人徐書楠認為,這和市場風格及市場變遷有很大的關係。一般認為,國內量化是從2010年股指期貨推出后開始發展的,2016年以前以套利、阿爾法等對沖策略為主,這種策略在2015年市場波動、基差波動特別大的情況下獲得了極好的機會,例如當年套利策略都能夠獲得超50%的年化收益。

中岩投資認為,當時不少量化私募的策略都是買入小盤股同時賣空股指期貨,市場風格暴露幫助第一批量化私募成長。但隨着小盤股行情結束,市值因子不再起主要作用,之前的策略逐漸失效。再加上監管開始限制股指期貨開倉,使傳統的量化策略徹底失去了土壤,量化私募在這個階段受到重創,甚至不少公司自此退出歷史舞台。

量化私募快速洗牌在國內發展歷史並不長的量化私募已經歷多輪快速洗牌。

上海證券基金評價研究中心一位高級分析師認為,量化投資領域越來越擁擠,策略的共振現象也越來越嚴重,這導致部分策略失效。除了創新能力,目前量化管理人的投入也越來越大。中小私募需要挖掘新的策略,才能在這個市場中立足。

艾方資產副總裁杜浩然指出,投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不排除一些之前的頭部量化私募在後續策略迭代以及對新策略開發方面存在短板,導致後勁不足,停滯不前。

不過,杜浩然指出,未來中小私募彎道超車的難度比以前要大很多,因為頭部私募在資源投入、品牌認知與渠道維護上的優勢明顯。不過,量化投資以絕對收益為目標,只看管理人能否持續、穩定地獲得超越市場的投資收益,這對於大私募與小私募是沒有任何分別的。

2019年,A股在經歷一季度的上漲之後步入震蕩調整期,追求絕對收益的量化基金再次受到投資者青睞。私募排排網研究中心報告顯示,目前以靈均投資、明汯投資、銳天投資、金鍀資金、幻方量化為代表的國內頭部量化對沖私募管理規模均超過百億。5大新晉百億量化私募的誕生也意味着,去年還是「四大天王」的九坤投資和致誠卓遠已經「掉隊」。

徐書楠表示,量化的核心在於人才,因諾資產注重製度建設,以此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雖然長期來說,私募行業也逃脫不了「二八定律」,大型量化私募一定會佔據主要的市場份額,吸引更多的資金,但周時和認為,小私募、新私募實現彎道超車的機會非常大,因為其不受規模限制,資金配置和交易方式更加靈活;發行產品較少,投研團隊管理專註,走精品化路線也容易得到認可等。在他看來,未來私募行業將呈現高度競爭化、大小私募共存的局面。

對於2019年的行業格局,嘉理資產總經理李建春指出,這與股票日內迴轉交易策略受到資金追捧密切相關,目前這類策略的洗牌可能剛開始。「目前大量的量化私募甚至非量化私募都已經或者正準備推出自己的股票T0產品,越來越多的參入者將加劇此類策略的競爭,不僅體現在客戶與渠道的競爭,還包括交易的軟硬件、券商快速交易通道、券源等多方面的競爭。」

2018年,A股震蕩向下,管理期貨(CTA)策略和高頻交易均獲得絕對超額收益,把握住此機會的九坤投資和幻方量化則迎來業績與規模的雙增長,隨後,銳天投資、致誠卓遠加入高頻博弈隊列,這4家機構被業內譽為「四大天王」。

楊建波也表示,小型私募依然可以靠優勢策略吸引相應屬性的資金。競爭格局主要還是取決於資金的屬性和偏好,以及私募保持策略優勢的能力。在他看來,新銳私募在策略上更加靈活。此外,新銳私募管理規模上比較小,管理效率更高。

量化投資處「戰國時代」徐書楠直言,目前國內量化投資市場仍處於「戰國時代」,此起彼伏很正常,往往每過一兩年,就有一批新的機構崛起。他表示,私募本身都會有起伏,這是很正常的。相比幾年之前,量化私募已經有了極大的發展,新成立機構越來越難、門檻越來越高,想獲得足以吸引眼球的業績也更加不容易,這都是市場逐漸走向成熟的標誌。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量化私募在國內發展的歷史並不長,但行業已經歷多輪快速洗牌,近日隨着5大量化私募躋身百億私募行列,大家驚訝于部分新銳量化私募規模迅速增長的同時,也感嘆于個別私募的掉隊。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國內量化投資市場仍處「戰國時代」,優秀的量化私募管理人應該具備良好的策略迭代和更新能力,否則將迅速被替代。

2017年,受到A股「一九」行情影響,量化私募進入「至暗時刻」,業績回撤加劇,規模快速收縮,頭部量化陣營的規模明顯小於股票多頭私募,百億私募名單中沒有一家量化私募。

一家大型量化私募董事總經理直言,當時市場上主要資金渠道並不具有深入的量化投資認知,所以一批渠道能力較強的機構獲得了發展。隨後,由於市場風格反轉,導致通過暴露小票市值的機構原形畢露,市場開始良幣驅逐劣幣,真正具有阿爾法獲取能力的機構開始崛起。

業內人士認為,掉隊的機構主要是策略不適應市場,不能給投資者創造穩定收益。

小私募彎道超車有機會私募排排網研究總監楊建波認為,量化機構發展的核心是在投研上是否持續投入人力和物力,保持其投資策略的穩定性和進化能力,從而能夠更好地適應市場環境的變化,保持良好的盈利能力和風控能力。

2014年至2015年,隨着市場波動加劇、基差波動加大,一批量化私募在做出業績的同時規模迅速擴張,大岩資本、富善投資在2016年底躋身27家百億私募行列。

今日关键词:一岛国麻疹致6死